投訴爆料建議分享討論 我要投訴爆料建議分享

[爆料]高雄路燈發財術 NO:191106002
作者:川
撰文者:黃永川
手機:0989539693
LINE:chuan1833

為達路燈節能政策目標,政府從十年前即開始推動將高耗能的水銀路燈改造為LED路燈,並提供中央補助款給地方政府進行改造汰換。期間的脈動變化,約略可區分為藍海發展期、成熟競爭期與紅海崩盤期。為讓每期各個狀況能更輕易了解,先將一些名詞定義進行說明如下:

整燈光效(流明/瓦):係指該路燈所發出的全部光-即該燈具的整燈光通量,單位為流明。將該燈的總光通量即總流明數,除以該燈所使用的總功率即總瓦特數,即為該路燈的整燈光效,也是該路燈的效率數據。

整燈每瓦價格:指的是整燈價格除以該路燈的總功率,所謂整燈是包含路燈燈具、散熱鰭片、LED光源、光學透鏡、電源供應器等零配件總和而成為一個完整的路燈;再以該整燈的價格除以該整燈的總功率,即得出整燈每瓦價格。

合理終端售價:所謂合理終端售價係指廠商以該價格來供貨,廠商仍有超過20%的合理利潤,該售價還遠高於激烈價格戰下的售價。

價格區間特性:前開價格會以區間價格模式來表達,主要原因是,小瓦數的LED路燈換算為每瓦單價時會比較高,大瓦數的LED路燈因做為分母的瓦數更大而得出的每瓦單價就會比較低。

最有利標與最低價標的區隔:這是兩種不同的開標決標模式,以學理來說各有利弊。但以普遍的現象來說,最有利標是比較傾向創造大型公司有更好的獲勝機會,因為價格不列入評分,而另外佐以實績及履約能力與創造就業機會等等與產品本身無關的條件來做為評選依據,當然對大型公司就比較有利。至於最低價標,則會在於成熟產品下,因慘烈的價格競標,讓公部門以最低價採購到成熟的需求產品,是中小企業還能與大型公司競爭的唯一渠道。

有前述名詞的定義說明後,就容易清楚了解LED路燈以下三個時期的狀況與變化:

藍海發展期:
時間約從2009(或更早)至2014年,此時期的LED路燈整燈光效標準從65至75至85流明/瓦時期,此時期可說是LED路燈的藍海階段,是享有高報酬的發展上升期。此時期LED路燈的合理終端售價約為整燈每瓦價格60-80元,但政府提供的採購價可以高達整燈每瓦價格120-200元甚至以上,有超高的超額報酬來鼓勵業界投入LED路燈技術的開發。這個時期的政府路燈標案,初期因為LED路燈有列入政府共同供應契約(俗稱台銀標)的採購項目之一,所以許多廠商就努力運作政治關係來取得預算、再透過台銀標勾選特定廠家的LED路燈來採購;透過此模式的運作,當時業界最高可分享台銀標採購價的60%利益給白手套/關係人。因為衍生許多弊案後,政府之後就未再將LED路燈列入政府共同供應契約內。
自此以後,LED路燈的採購,就以最有利標模式來運作;當然,最有利標模式,代表的是要透過更細緻的政治關係運作,來將其他競爭對手阻擋在門外,這樣的運作模式完全是大型公司的強項。因此,大型公司透過運作政治關係來確認,本身是獲得內評委員支持,以及由內評委員所勾選某些特定外評委員是較能體會內評委員風向進而予以支持的外評委員,經由鞏固內評與外評委員,來運作確保可順利在評選標中獲勝;透過最有利標的運作,來提供給白手套/關係人的利潤率,業界慣例是約為得標價的30%至40%。也就是說,如果政府投入10億元補助採購LED路燈,最有利標公告的標價也是10億元,則約有3至4億元是回饋至白手套/關係人,至於白手套/關係人如何分配至事務官或政務官,則有賴檢調機關來查察。

成熟競爭期:
時間約從2015年至2018年初,此時期的LED路燈整燈光效標準約為100至120流明/瓦,LED路燈因為太多廠商投入而導致進入門檻大幅降低,開始進行激烈的價格競爭。以前開100-120流明/瓦的光效標準來說,此時期的LED路燈合理終端售價約為整燈每瓦價格40-60元;但因此時期有馬政府的江院長推出超過50億元的「水銀燈落日計畫」的LED路燈補助,此時政府提供的採購價為整燈每瓦價格85-125元甚至以上,與合理售價對比下,還是有高額報酬,所以持續鼓勵廠商積極運作政治關係來各顯神通爭取項目。以這個50億元的水銀燈落日計畫案來說,要求只能採用最有利標模式來開標、不可以採用最低價標模式來開標,且僅補助縣市政府而不補助鄉鎮—亦即僅縣市政府可作為補助的主體來執行最有利標進行LED路燈的採購。經由政治關係運作下,當然絕大多數的項目都是由大型公司獲得;如果依據慣例而論,可能約有50億元的30%至40%-即15至20億元是回饋至白手套/關係人。這個部分,當然還是只能請檢調費心查察,因為最有利標的模式就可能有這個腐敗劣因。

紅海崩盤期:
時間約從2018年至現在以後,因為能源局於2018年頒布新的LED路燈的效率標準,即LED路燈的整燈光效標準必須達到140流明/瓦以上,始具備申請路燈節能標章認證的前提之一。也就是說,對整體業界來說,LED路燈要達到140流明/瓦的整燈光效,並非是困難的事情,代表相關技術與配件是更加成熟與更低價,進而導致原本已經非常成熟的LED路燈市場,面臨慘烈的市場價格競爭而快速崩盤。以前開140流明/瓦以上的光效標準來說,此時期的LED路燈合理終端售價約為整燈每瓦價格28-40元,但此為合理售價,如果進行激烈價格作戰下,勢必還要繼續往下跌價。至於此時政府採購價,因2018與2019並無中央政府對路燈的大型補助款項目,而2019年桃園市將所有路燈更換為智慧LED路燈,因為是完全的智能LED路燈,也無法進行單純的LED路燈比較。因此,只剩下高雄市在2019年9月25日招標公告、於11月1日決標公告的路燈標案(下稱高雄路燈標案)可以來進行比較。依據高雄路燈標案的附件四詳細價目表,35瓦LED路燈為5100元、70瓦為5950元、105瓦為8500元、140瓦為10200元,亦即高雄路燈標案的LED路燈,高雄市政府的採購價為整燈每瓦價格72-145元;且高雄路燈標案僅要求廠商提供100流明/瓦以上等級的路燈就可符合性能要求,對比目前140流明/瓦以上的整燈每瓦價格28-40元合理終端售價,代表高雄路燈標案存在著超額利潤空間,當然就有必要透過採用最有利標模式來開標決標;因為採用最有利標模式,就有可能來確保特定公司得標,就有可能進行依據慣例的30%至40%利益來由白手套/關係人分享。
高雄路燈標案的金額為17.6億元,另外還有擴充金額12.4億元,兩者合計30億元,目前已經採用最有利標模式並且於2019年11月3日決標給兩家大型公司。如果依據慣例來論來推估,則30億元的30%至40%-即9至12億元,這個部分的金額是有可能回饋至白手套/關係人。由於高雄市財務困窘,而且LED路燈價格早已經崩盤,實在不應該讓相關人,或許可能有這個機會發大財,懇請全高雄市議員依據職權嚴格監督,根本就不應該讓這筆預算通過--高雄路燈標案係在議會尚未通過預算下,即先行開標決標,懇請全體議員能用心為所有市民的利益進行把關。

從以上三個時期的演變,就非常明確得知,LED路燈的能源效率標準,是越來越高,目前已經可以達到140流明/瓦以上,對比傳統的水銀路燈15-25流明/瓦來說,LED路燈確實能很輕易地取代水銀路燈(然而高雄市的水銀路燈早已經落日,目前所要進行的是要取代鈉氣路燈,LED路燈是否可以取代鈉氣路燈,還有很大的爭議空間)。另外,雖然LED路燈的效率是越來越高,但因為電子產品的宿命,LED路燈的價格更因慘烈價格戰而崩盤,終端業主能夠以非常便宜的價格就買到效率非常高的LED路燈,而且明年可以買到比今年更便宜的,後年可以買到比明年更便宜的,8年後可以買到比8年前更便宜到無從想像的LED路燈-甚至每瓦單價僅有10元,這也是非常有可能的(實際例證為:8年前採購一支四呎20瓦的T8-LED燈管要1000元,但8年後的今天則只要90元)。

以下,將更詳細就高雄LED路燈,可以進行的發財術來說明:

1,首先,由政務官來做球,提出高雄市路燈有許多缺點,增加全面改造的正當性;當然,後續就會有下層的事務官,即養工處的副處長與總工程師與副總工程師層級等事務官來配合並落實執行。所以,我們可以看到,上任沒有多久的韓市長與李四川副市長,就開始提出高雄市路燈有如何如何的缺點等等,甚至還誇張到說比「非洲還不如」,所以需要全部更換為LED路燈、且要更換為智能LED路燈才可以。當然,在政務官鋪陳後,後續就會由下層的事務官,很妥善且很有經驗的來處理。畢竟,這個利益共生體又不是第一次處理這類事務,而且採用最有利標的模式來管控所有過程更是非常非常有經驗,並確實滿足政務官與事務官彼此間的共生需求。透過最有利標的模式,就是來確保,可能由「特定公司特定人」獲勝獲利,才有可能進行利益分享與利益共生;當然這樣的模式,就有可能是腐敗的劣因;尤其當採購的產品,是逐年跌價的成熟產品,不採用最低價標而採用最有利標下,就會有可能讓貪腐魔鬼密藏在標案中。

2,無論在藍海發展期或成熟競爭期,高雄市當然都已經有使用最有利標模式來採購LED路燈,負責的事務官目前都還在位,當然是非常孰悉這個業務是要如何控制、要如何更精細去管控最有利標的整個過程。因此,確實有需要更加精準的指出可能的相關過程,讓本件高雄路燈標案可以有更完整資料來供所有人進行公評:

2.1在前面說明中,很清楚體現了合理終端售價與採購價格相對比下超額利潤空間與價格資訊。因此,在整個過程的執行中,無論是被蒙蔽的政務官或事務官或關係人,或設計規畫廠商或施工安裝廠商,或有涉入內情但清白的人-無論是政務官或事務官,應該重新審視相關價格與百分比,如果發現或知道有那些可能是不合理的點,請趕快向檢調機關或政風室檢舉或說明。

2.2高雄市養工處另外還有可透過開口維護契約的執行過程,來避開監督,當然就有可能進行利益分享與利益共生。實際做法如下,即水銀燈落日計畫的執行過程中,已經採用最有利標來採購LED路燈,當然該標案中也已經訂定LED路燈的價格。但因為高雄市還有其他鈉氣路燈也會有故障而需要更換-此時直接指定更換為LED路燈;或者先前裝的LED路燈已經過保固期也會有故障而需要更換。此時,透過開口維護的契約商,去執行更換,就可以更換為LED路燈,並依據先前最有利標的LED路燈價格來執行。更重要的,雖然理論上只能要求符合開口契約規範的LED路燈就符合要求就能交貨給高雄市養工處;但實際作為上,養工處的負責人員就有可能會口頭告知開口維護契約商,只可以提交特定廠商的LED路燈,不能提交其他廠商LED路燈。透過這個模式就有可能來確保,如果先前原本有約定好的利益,仍然可依據先前所約定的分享比率來繼續利益共享,因為仍然持續進行最有利標得標廠商的LED路燈採購。

2.3高雄市養工處也有可能以契約變更來配合,就有可能擴大利益與進行分享。雖然,契約條款都會約定,得標廠商如果要變更,必須遵守相同性能的標準。但LED路燈來說,因為光源與電源供應器的價格持續下滑,反而是燈具外殼的固定成本,是會因設計而有巨大差異之處。舉例來說,在評選的時候,所提送讓評選委員進行評選的LED路燈,外觀設計是非常精緻美觀,然後順利得標。但得標後,就可以進行契約變更,改成不同的外觀設計,但性能相同的LED路燈,這是非常非常簡單,而因為不同的外觀,就有不同的成本,當然能節省龐大的成本,就有可能擴大利益與進行分享。

2.4當然,本次高雄路燈標案在執行前,養工處有先執行「高雄市全面換裝LED路燈委託專案管理技術服務案」這個標案,這個標案金額雖然不大、低於100萬,但一樣採取最有利標模式來執行。有兩家養工處時常配合的設計公司來投標,最有趣的是,這兩家廠商無論經驗、無論設計規劃能力、無論在高雄市獲得標案的數量,頂多只能說伯仲之間、無明顯能分高下之特別處。但孰悉內情的人更清楚,這兩家其中有一家是非常聽命於養工處某位事務官,當然非常聽命也不是壞事。但就本次高雄路燈標案要執行前所需要的設計規劃案、即前開「高雄市全面換裝LED路燈委託專案管理技術服務案」這個標案,剛剛所說非常聽命的那家廠商的投標金額是高於另外一家廠商,然而因為最有利標的模式,養工處當然輕易就可以決標給這家非常聽命的廠商。再依據慣例,這家廠商就還會擔負起評選標過程中以及該標案後續執行過程中非常重要的角色。以養工處事務官這些年來的經驗,就這個業務可以如何控制與操作,如何更精準地掌握最有利標的過程,應該是非常專業而可以讓政務官放心。

3.再就本次高雄路燈標案來說,整個契約期間是8年,且8年內均適用前述「詳細價目表,35瓦LED路燈為5100元、70瓦為5950元、105瓦為8500元、140瓦為10200元」的價格,任一方都無法進行變更。但是,全台灣任何一位管理路燈的人員都明知,LED路燈是持續技術進步,售價持續下跌與崩盤。在這樣的情況下,再因高雄市財務狀況比較困窘下,最聰明的路燈節能採購方法,就是先將高雄市的鈉氣路燈進行汰換,並且以最低價標模式來進行LED路燈的採購,這樣就能馬上將耗能的鈉氣路燈改造為節能LED路燈,而且不用3億元就可以達到約12萬盞鈉氣路燈汰換為LED路燈的最大節能目標,一樣可以保固8年、也可以分8年來分期付款,而且是140流明/瓦以上的高效率LED路燈-遠遠高於本次高雄路燈標案中所要求的100流明/瓦。至於其他已經是LED路燈的部分,因為不存在節能空間,而且絕大部分還在廠商保固期內,根本就沒有必要進行任何改造。所以,本次高雄路燈標案以17.6億元加上12.4億元合計30億元來執行最有利標開標決標給兩家大公司得標,無論政務官或者事務官,如果僅以智能路燈這個口號就要讓全體高雄市民買單30億元,那麼,真的是將全體市民當成愚民來操弄。

4.再以智能路燈來說,本次高雄路燈標案並不是全部路燈於第一年就變成智能路燈、也不是全部路燈在8年內變成智能路燈,而是僅有部分路燈(約8萬多盞)於8年內改造為能自動異常監測並回報的LED路燈。嚴格意義來說,增加這個「自動異常監測並回報」的功能,是不能以此來認定為智能路燈,因為智能LED路燈至少要達到可以遠端來控制LED路燈啟閉、可以遠端來進行0%-100%的LED路燈調光、可以每分每秒就LED路燈運行狀態進行分析(包括電壓、電流、消耗功率、異常與回報、以及其他需要了解的各項指標-例如每盞路燈的定位座標)、以及手提行動裝置模式至現場進行相關功能測試與確保、以及其他認為有需要的智慧功能-例如讓每個路燈都成為該城市無線網路的基礎、或者增加魚眼攝影來進一步進行大數據分析而提供更多有用的道路資訊來做為未來智慧城市的基礎。也就是說,「自動異常監測並回報」這個功能,確實是太簡單到令人懷疑本次高雄路燈標案的相關負責人員是放水,如果不是放水那就是徹底的落實草包口號—難怪政務官高喊高雄路燈比「非洲還不如」就是這樣的由來。難道全體高雄市民就真的全部都是愚民,就被這樣的口號來操弄後就必須花費30億元來看這個發財術的表演嗎?

5.即使以節能目標來說,因為高雄市水銀路燈早已經落日而改造為LED路燈,目前能進行節能的路燈,已經沒有水銀路燈,僅剩下鈉氣路燈,但LED路燈是否可以取代鈉氣路燈,這個是非常專業的問題,不是任何人可以隨口胡說八道的。工研院曾經在提高路燈節能標章的效率標準公聽會上,就明白指出--目前並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LED路燈的穿透力可以取代鈉氣路燈的穿透力。這也就是,為什麼高速公路與快速道路仍然是鈉氣路燈而不改造為LED路燈。因為,當起霧、暴雨、豪雨、霧霾、揚塵、灰煙、下雪或其他影響能見度的狀況時,目前只有鈉氣路燈與陶瓷複金屬燈能達到高穿透力的要求,而LED路燈的穿透力目前仍然是遭受質疑的,這是與道路安全有緊密關聯的重要關鍵因素,是與每位市民每位國民的人命與財產緊密相連的安全事項,絕對不是政務官與事務官就可以任意決定的事務,更不是政治正確就可以解決的議題。因此,針對高雄市這12萬盞鈉氣路燈,即使有必要進行節能,也要先確保節能所採取的作法與產品是不會危害道路安全,例如速限是50以上的道路,是速度比較快的道路,採用陶瓷複金屬燈與LED路燈混用模式來節能;其他速限更低的道路,才完全採用LED路燈來節能。

6.懇請各位議員與各位市民,能再次針對本件高雄路燈標案進行完整的思考與嚴格的監督,高雄市真的有必要花費30億元來進行改造鈉氣路燈的節能目標與建置假的智能路燈目標嗎?如果重新以「使用最節約的經費來達到最節能的目標」這個標準來評估,很明確僅需要改造鈉氣路燈就可以達到完整節能目標,再佐以最低價標與道路安全考慮與8年保固8年分期付款等條件,根本不需要3億元就可以達到全部12萬盞鈉氣路燈改造為LED路燈(或者絕大部分LED路燈、部分路段陶瓷複金屬燈來確保道路安全)。3億元就可以完成的事務,為何要鋪張浪費成30億元來完成呢?難道就是為了表演發財術給所有議員與所有市民看嗎?


誠懇呼籲:

每個市民每個國民才是這個城市這個國家的主人,而且都不是愚民,更不應該讓這些說謊的政治工作者來進行操弄。民主政治下的所有國民,既然都有依法繳稅的義務,此時更有權利也有義務來看清楚「到底是誰在胡說八道」。

每個國民都應該深刻認知,是政治工作者再找工作、再找發大財的機會。因此,無論是誰成為執政者,每個國民都還是要靠自己去工作、靠自己過生活,當然也一樣要繼續繳稅。既然每個國民都是要靠自己,而且還要負擔繳稅義務,怎能不更深刻去明白與看清楚「到底是誰在胡說八道」,怎能被說謊的政治工作者操弄呢。

LED路燈在台灣已經超過10年,因為政務官與事務官以及可能與某些廠商的利益共生結構下,讓大多數從事路燈照明的中小企業被屠殺、幾乎超過5成以上的路燈照明中小企業已經不再經營這個領域了。透過前述LED路燈的發財術,希望讓所有國民看清楚:大多數的政治工作者都在騙中小企業的選票,並依法要求中小企業繳稅與幫國家養員工,但實際上卻是將絕大多數的利益,透過合法的最有利標模式,來與大型公司或特定人進行利益分享。

如果不是這樣,就先請高雄市的政務官表現一下,就本件高雄路燈標案重新用最低價標來開標;也請經濟部展現一下,就任何路燈的補助案,就依據路燈節能標章制度的140流明/瓦高效率標準,不再採用最有利標模式來開標,全部改採最低價標由廠商進行價格競爭。因為LED路燈已經是非常成熟的產品,是價格崩盤的產品,採用最低價標來進行採購,最終獲利者就是採購的政府-也是全體百姓。

本件高雄路燈標案係在議會尚未通過預算下,即先行開標決標。懇請議員能進行嚴格監督,就本件標案的預算全部予以刪除,因為僅需要改造鈉氣路燈就可以達到完整節能目標,再佐以最低價標與道路安全考慮與8年保固8年分期付款等條件,根本不需要3億元就可以達到全部12萬盞鈉氣路燈改造為LED路燈的節能目標。請讓我們繳稅的錢,是確實用在刀口上,不是鋪張浪費在政務官的口號上,更不應該浪費在「事務官唬弄政務官不夠專業」而進行的錯誤工程上。

2019-11-06 11:24

‧純屬個人觀點,未經查證發表願承擔法律責任  ‧如果查證屬實,將刊登在自由時報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