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訴爆料建議分享討論 我要投訴爆料建議分享

蓮池潭課題應回到舊城舊部落總體發展 NO:200716003
作者:李橙安
「潭底」自從順姨說要跳水後突然變得聲名大噪,甚或在這次高雄市長補選大戰中有關「潭底」的討論似乎變成一種顯學,政治口水帶起的媒體效益都遠勝經營十幾年的「萬年季」,對於世居在「潭底」週邊的舊城居民來說只有「可悲」和「可笑」可以形容。但是如果你認為蓮池潭無法有效發展的原因真的是蓮池潭本身,那你可就真的上了當,因為問題不在於「潭」本身,而是周邊的舊部落。尤其,每隔一段時間新市長上任蓮池潭都會被拿出來討論一次,然後就會有一本厚厚的報告書,再來就是不了了之。相關單位可以做或正在做的,永遠就是環潭綠帶的景觀改造,修修步道或更新一下植栽,所以多數人可能會發現,環潭綠帶除了小工程不斷,讓觀光客走在上頭左閃右躲外,整體而言看不出來有什麼大刀闊斧的做為。
喔,對了,還有一件事,拜當年「城市光廊」之賜,記得某年相關單位還在綠帶上加上了燈光照明,夜晚打上綠燈像極到了十八層地獄,居民在步道上散步,延道的燈光還打在臉上,像極了無法投胎的冤鬼,圍著蓮池潭一直繞一直繞一直繞。原本矗立在新莊仔路和翠華路上的風景區牌樓也莫名的將「蓮池潭風景區」改成「光之潭」,十足像極了酆都城,不到幾天的時間在當地里長及里民抗議下才又將名稱恢復。
潭底正式全稱叫「蓮池潭」,在曹公新圳還沒有引水貫穿前,這裡是興隆莊民生及灌溉的重要的水源,因為沒有來水,所以靠的全是雨季來臨時的天然蓄水,因此宋永清擔任知縣時首先做的就是針對蓮池潭進行疏濬,後來的蓮池潭因風光秀麗,荷香數里,不僅成為鳳山八景之一,也成為當時學宮的天然泮池;戰後,臺灣壓抑已久的民間信仰開始復甦,蓮池潭周邊的廟宇紛紛開始修建,當然也包括具有傳教及觀光效益的宗教設施,像是龍虎塔、春秋閣、北極亭,都是國內外旅客抵達高雄必遊之地,其中最出名的春秋閣不僅成為旅遊高雄留影重要地點,甚至一度躍上老電影,成為「王哥柳哥遊台灣」介紹高雄的重要景點。而根據交通部觀局局的統計,蓮池潭的觀光人潮不僅成為台灣十大風景區之一,名次更是名列前茅。但有趣的是,除孔廟外多數的宗教建設都是由民間發起,興建之初雖不一定都是以觀光為前提,但確實對地方發展和促進觀光帶來一定的效益。而當社會論及蓮池潭觀光發展時,似乎也只看到了蓮池潭的本身,而忽略了蓮池潭周邊舊部落的整體規劃才是發展重點,然政府數十年來除了聖公路、左營新路和孔營路的開闢拓寬,到底又作了什麼?
如果硬要說政府做了些什麼,或許很多人會說「萬年季」,也有很多人拿萬年季這題目來問我,多數不離萬年季如何為地方帶來振興,但通常我的答案是「這活動就讓它倒」!因為,萬年季雖以振興地方觀光為目的,但它十足是一個被官方所創造出來的「行銷活動」,這從來就不是從民間社會發展上來的民俗節慶。而這萬年季特色「火獅」,先且不論火獅是不是保生大帝坐騎虎爺轉變而來,因為「獅是獅」、「虎是虎」,從創意和流程,難道明眼人、內行人不覺得跟行之有年大龍峒保安宮保生文化祭中的「放火獅」如出一轍?萬年季最初始那幾年政府經費堪稱充裕時,再加上蓮池潭周邊廟宇提供的經費或活動贊助,確實風光過幾年。但隨著政府經費逐年下降,多數廟宇不堪連年提供巨額的經費贊助,因而紛紛降低捐款或改由提供活動的方式進行參與。因此,就會看到接受委託的公關公司為了平衡支出,開始自外地引入攤販,與頭幾年由地方小吃組織而成的市集有很大的不同。廟宇部分,也從一開始的廟口節目安排、地方文史深度導覽,變成了單純的自由觀賞,蓋章紀念換大會獎品,甚至蘿蔔蹲、射飛鏢都曾出現在安排的活動節目上。直到目前為止,除了扛火獅遊行由蓮池潭周邊部分廟宇輪流迎遊外,多數的廟宇早已意興闌珊,甚至許多地居民包括商家認為這種經營方式簡直是「生雞蛋無、放雞屎有」,社區和商圈不僅沒有因此受惠,活動期間帶來的交通混亂和髒亂,逐漸令人詬病。


左營舊部落抗議巷道遲遲無法拓寬
老家就住在蓮池潭東岸的「洲仔」,一歲搬到鐵道的東側,29期土地尚未重劃,高鐵、捷運、都會快速道路還沒興建前,這裡是一望無際的稻田,我和許多舊城人一樣,家族世居在舊部落,因為人口愈來愈多,在社區無法更新、老房子無法重建下跟著父母搬到村子的外圍去住,一方面居住品質可以獲得提升,另一方面可以就近照顧不願離開的老人家。而我的老家,若非開闢濕地時爭取命名為「洲仔溼地」,或許這個舊部落早就消失在都市開發之中。
而老家洲仔遲遲無法更新的原因,肇始於高雄市政府於民國58年4月30日所公告實施的「左營都市計劃區」將洲仔劃定為一號公園用地,當時社區頓時面臨散村危機。對,是散村,不是遷村,政府說你是公園就是公園。後來在居民與行政部門不斷協商積極協(ㄎㄤˋ)調(一ˋ)下,於民國71年12月30公告之「擴大變更高雄市楠梓、左營、灣子內、凹子底及原高雄市都市計劃區主要計劃(通盤檢討)案」中將隸屬於左營一號公園的洲仔正式變更為住宅區,但卻規定以「整體開發」方式辦理,舊部落雖然保留了下來,但卻因此進入為期數十年的限建。
位於左營蓮池潭東側洲仔的「左營一號公園」預定地,早年為洲仔及左營在地居民所耕種的農地,面積達十多公頃,在土地徵收後的多年以來,行政部門欲以半屏山之生態、蓮池潭之美,加上舊城之文化背景,推動所謂的「民俗技藝園區」,然這項計劃卻因民俗技藝園區落腳宜蘭(現傳統藝術中心)而宣告失敗,使得左營一號公園預定地持續閒置。
民國91年國立故宮博物院計畫在中南部設立分院,當時中央曾經成立考察小組,同年11月中首先來到高雄市,在當時謝長廷市長與在地立委、議員的極力爭取之下,市府提供美術館的內惟埤與蓮池潭泮的左營一號公園預定地兩處用地作為評估。在多方討論之後,各界認為,高雄市政府所提出之兩個地點,相關條件大都符合故宮的要求,高雄文化界人都對故宮南分院落腳高雄都頗有信心。同年12月份,故宮計劃小組密集召開兩次會議,全台選出三處優先基地,由南到北分別是:高雄市左營區興隆段、嘉義縣太保市東勢寮段、台中市西屯區永林段,並在完成初步的審查評選作業之後,將前述五次優先及次優基地的相關資料呈報行政院定奪。民國92年,在經過多方評估之後,由行政院正式宣佈,確定故宮南分院落腳嘉義縣,太保市從全國十四個點中脫穎而出,使得左營一號公園預定成為故宮南分院的計劃再度落空,面積十多公頃的土地也再度被閒置。
民國92年底,因早年徵收完成的土地開發年限將至,市府必須進行積極開發,在此壓力下遂交由中華溼地保護聯盟進行「水雉返鄉計畫」,著手推動水雉生態的復育,因為若不進行開發,被徵收者得優先購回土地,行政部門將面臨有可能被彈核的囧境。姑且不論溼地的成立以及環境保護的價值,但對居民而言相較於三鐵設站、土地開發等帶來的龐大的利益,據說當初這片稻田市府以公告地價加三成的方式進行徵收,不僅與當時市價落差甚大,更與開發後之市值有天壤之別,「拿來養蚊子」是在地居民對這片十公頃土地做出最嚴厲的控訴。而過去市府承諾用以「民俗技藝園區」、「故宮南院」來促進地方發展,最後只來了一棟被地方戲稱為「吳敦義靈堂」的蓮池潭風景區管理站,與五十餘年來舊部落民眾對市府的期望落差甚大,導致迄今只要產官學進入到舊部落想要談及蓮池潭和舊部落的活化,通常獲得的不只是冷言冷語,被社區民眾「洗臉」更是家常便飯,不過究其原因也算是其來有自,因為這裡頭不只有「冤」,還有屢次政策跳票所遺留下來的「怨」。
而當前就及蓮池潭周邊的問題除了洲仔的案例外,包括左營下路當年拓寬後對交通影響上的遺症、蓮潭路龍虎塔及春秋閣段劃設行人徒步區或改為車輛單向通行、舊城東門城峰路拆遷案、舊左營國中住戶拆遷案,左營舊部落舊有巷道拓寬案、新台17線開發案,乃至於左營舊部落的總體發展其實都該被拿出來好好檢視。
呼籲我們的市府,固然市府積極地針對環潭綠帶進行改善,引以入諸多項水上休閒設施,但舊部落對市府的期待不只是那一潭水,而是看到如同宋永清般,看到那一潭水背後的民心向背,以及對於總體城市發展的重要性。
2020-07-16 12:46

‧純屬個人觀點,未經查證發表願承擔法律責任  ‧如果查證屬實,將刊登在自由時報

gotop